金融业数字转型之下,鲲鹏为何成为“计算底座”?

茶馆管家 阅读:659 2020-08-03 19:09:54 评论:0

文 | 壹观察 宿艺

中国金融业为何都在加速数字化转型?

因为从业务、渠道、用户,以及金融产品本身都在快速发生变化。

比如银行对公业务已经基本处于饱和阶段,个人金融业务快速增长,但一部分银行对于个人金融服务能力非常有限,更别说提供“千人千面”的精准个性化服务,以及承载海量并发式数据增长。银行线下网点存在诸多局限性,而互联网化让线上渠道可以为用户提供全时、全业务服务,互联网金融企业可以迅速实现“弯道超车”。数字化还打破了银行与客户的边界,银行理论上可以接触到所有客户,客户也可以了解银行的几乎所有产品并进行对比分析,这要求银行必须具备更加准确的获客、运营与产品打造能力。

可以说,数字化正在重构整个金融体系,商业银行已进入数字化变革的关键时期,算力更加多元化成为新的演进趋势。不颠覆传统IT架构,那么银行自己就会被颠覆。

金融行业数字化转型的“计算底座”

金融数字化转型离不开三大领域的创新投入:基础芯片、软件、行业应用落地。

芯片决定了算力,而算力是数字化进步的基础。近年来华为聚焦鲲鹏处理器与底层的云服务,成为推动金融行业数字化转型与创新的一大亮点。在软件与行业应用方面,华为则充分发挥了“赋能”理念,鲲鹏服务于上层的基础软件以及行业应用的迁移,共同为金融客户打造完整的解决方案与深度适配。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鲲鹏已经成为中国金融行业数字转型的重要“计算底座”。

7月21日,鲲鹏与科蓝软件共同宣布面向金融行业推出了全新解决方案产品——鲲鹏&科蓝互联网开放银行平台V4.0、鲲鹏&科蓝互联网金融核心系统V4.0、科蓝个人网上银行V1.2。三个产品均已基于鲲鹏算力平台完成生态适配及认证,聚焦互联网银行领域,适应银行业务的线上化、场景化、个性化、移动化等转变。

科蓝软件成立于1999年,是鲲鹏的重要合作伙伴。根据2018年IDC中国银行行业IT解决方案市场份额报告,科蓝软件在互联网银行解决方案、网络银行解决方案、移动银行解决方案三个领域的市场占有率均位居国内第一。科蓝软件董事长王安京在发布上表示:科蓝软件正积极打造基于鲲鹏生态的未来银行平台,为中国银行业从互联网银行到数字银行的转变贡献力量。”

以鲲鹏与科蓝联合打造的互联网开放银行方案为例,能够帮助银行升级完善自营渠道、构建开放平台、建设生态合作平台。该平台以中台理念,重构企业业务流程,打造业务中台共享能力中心,同时建设数据中台重塑业务流程,实现金融业务的智能化、自动化。平台高效便捷支持银行前端敏捷业务场景,打造智慧化互联网开放银行。

鲲鹏与科蓝软件的这种合作模式可以说充分发挥了两者的最强优势,为银行业带来成熟、强大的IT系统解决方案,并且已得到了行业客户的验证与一致认可。比如国内一家商业银行通过鲲鹏的全站云分布式架构,已经支撑了其OA以及精准营销类业务上线,实现了新业务开发周期的过去的几个月到现在的1-2周的高效转变。泸州银行则是双方今年在国内第一个基于鲲鹏启动的未来银行项目建设。

华为中国政企金融业务部总经理刘维明对此表示,金融科技正在从根本上重塑金融行业产业链,整体向“数据+AI”构成推进,信息化底座向灵活的“分布式架构”变化,“发展金融科技能够快速捕捉市场需求变化,灵活供给,利用新技术实现数据收集和分析,促进全面数字化、智能化运营。

刘维明强调称:基于金融行业的全面数字转型,鲲鹏服务的目标是三年内完成基于鲲鹏算力底座90%场景的业务架构创新,让Powered by Kunpeng成为全面助力金融业供应健康化发展的标志。”

Powered by Kunpeng

中国金融行业开始广泛认可鲲鹏,除了与合作伙伴联合打造的高成熟度数字化转型,鲲鹏本身的强劲算力与生态保障同样密不可分。

华为从2004年开始投资研发第一颗嵌入式处理芯片,历经16年,目前投入超过2万名工程师,每年研发投入的1/3左右都坚持集中在了芯片领域。这种长周期的投入与坚持,让鲲鹏逐步实现了初始技术积累、技术创新、架构创新的不断飞跃。2019年发布的鲲鹏920处理器,具有多核多并发的算力优势,足以满足大数据、分布式存储、数据库、云平台等金融行业数字化需求的刚需场景。

围绕这颗强劲的处理器,华为开发出了一系列的服务器产品,从存储密集型到均衡型、计算密集型,包括边缘侧的最新服务器产品。

举例来看,某客户已将数百台鲲鹏应用到业务系统,实际效果来看鲲鹏服务器具有30%以上性能优势。这种在金融行业核心企业中成功建立“灯塔案例”,对于整个鲲鹏产业来说都是一大利好。鲲鹏目标三年内实现90%场景生态打穿,全面助力金融行业全栈信息创新工作推进。

在生态领域,华为在2019年7月正式公布了鲲鹏生态。华为聚焦提供最强算力,坚持“硬件开放、软件开源、使能合作伙伴”,打造基于鲲鹏的硬件生态、包括基础软件和行业应用软件生态,以及开发者生态。时隔一年之后,包括科蓝软件等31家头部金融ISV已加入到鲲鹏计算产业生态中,共涉及93个基于鲲鹏生态的解决方案,其中53个解决方案已完成版本适配,在经营分析、互联网金融、渠道交易、金融核心等场景与多家金融客户展开创新合作。

《壹观察》认为,鲲鹏生态在金融领域扩张迅速,甚至可以说超出业界预期,主要有四大原因:

第一,中国金融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商业银行遇到的情况复杂多样,既有强大算力的要求,庞大的用户基数又必然存在应对海量数据的并发需求,银行数字化支持技术向分布式、云化架构转型是大势所趋,鲲鹏生态的诞生可以说正当其时;

第二,相比硬件与算力,软件创新与用户认可度才是鲲鹏诞生之初被业界视为的“最大软肋”,通过聚合行业最优秀的金融合作伙伴,鲲鹏生态可以实现优势互补,共同按照业务场景打通端到端的解决方案能力。

第三,鲲鹏生态选择的 Arm架构契合了行业变革大势。未来产业会涉及到越来越多的端边云协同计算,ARM开放授权,在端侧占比极高等优势,使鲲鹏、亚马逊、Marvell等厂商拥抱ARM,加速ARM生态成熟。

第四,华为对鲲鹏生态的坚定投入。除了长期重点投入的芯片、服务器之外,华为还聚合资源建立鲲鹏生态创新中心,截止目前全国布局已经达到16个,不仅提供鲲鹏技术体系软件适配过程中所需要的软硬件资源,并且大大提升了鲲鹏人才培养速度与合作伙伴的支持度与信任度。

由此来看,中国金融业数字化转型已进入关键的加速周期,之前困扰行业多年的诸多困难,也在科技带来的多维赋能面前变得可行。

而作为金融行业数字转型的“计算底座”, Poweredby Kunpeng已经成为驱动整个行业变革的标志性新动能。


声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发表评论
搜索
排行榜
关注我们

扫一扫关注我们,了解最新精彩内容